誰為豆腐渣工程埋單?

沙中綫造價971億元(超支173億元);高鐵造價844億元(超支203億元);港珠澳大橋及相關工程香港承擔1,200億元(超支144億元);蓮塘口岸造價337億(超支逾200億元);機場第三條跑道造價1,415億元(超支逾570億元);南港島綫造價169億元(超支34億元);中環及灣仔繞道和東區走廊連接路工程造價360億元(超支79億元);以及尚未正式買單計數,已超支450億元的西九文化區….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daily/article/20180816/20477409

一國兩制原意就是要香港「染紅」?

愈來愈露骨,專政的嘴臉原形畢露。中聯辦的王振民說香港不存在「染紅」的問題,因為香港回歸後在政治版圖上本來就屬於「紅色中國」。即是說,香港是天生的「紅」。

香港一早已「染紅」或者說一早已是「紅色香港」,無論是哪個結果,請問是否符合當初鄧小平設立一國兩制的精神?

所謂一國兩制,就是要明確在香港建立一個不同於大陸本部的行政區域,容許香港保留有別於中國大陸本部的權力特色,例如不行社會主義,沿用資本主義;有自己的貨幣、自己的立法會、自己的「小憲法」、自己的出入境通行證……所有這一切,都是強調「一國」之內,也有「兩制」的不同。如果中國希望香港變得和內地一模一樣,何須浪費人力物力搞一部《基本法》?不如大家一齊使用中國的憲法好了。

這些中聯辦「護法」愈講愈荒腔走板,先是說「基本法的權威來自憲法,毋須透過基本法附件三,也可在香港實行」,這是在解釋基本法嗎?基本法第18條寫明「全國性法律除列於本法附件三者外,不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基本法寫得清楚,除非法律列入附件三,否則不能在香港實施。

但現在北京的邏輯恰恰相反:所有基本法條文的限制,在北京眼中卻變成了「基本法大過憲法」的罪證。他們認為:難道不用附件三,全國法律便不能伸到香港嗎?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如果北京喜歡就把哪條全國法律在香港實施,那麼附件三還有什麼作用?23條也根本毋須本地立法,直接把顛覆國家政權罪在香港實施豈不更方便?

如果香港一直都已經「染紅」,難道說我們也要實行社會主義?那當初何須要一國兩制呢?沒有不同,則「兩制」的「兩」字,還有什麼意思?

(文:曾志豪)

https://news.mingpao.com/ins/instantnews/web_tc/article/20171208/s00022/1512651115015

人總要學會長大

人總要學會長大

 

南韓電影「逆權司機」,對於香港年輕人,是很好的人生教育。教育什麼?就是極權的暴戾和殘酷。

 

現代有許多極權統治屠殺抗議者的慘劇:一九七九年霍梅尼的伊朗革命政權、一九七三年智利社會主義總統阿倫德被推翻的政變、緬甸軍政府鎮壓僧侶和學生、一九七六年「四五」天安門廣場事變,但這一切,沒有什麼影像記錄留下,也沒有什麼電影描述其中的恐怖──積林蒙主演的「大失蹤」是其中少有的一齣,但發生在南美洲的拉丁世界,離香港人很遠。

 

「逆權司機」講的是一九八〇年的南韓光州,本來也跟香港無關。但香港的梁特無端端激出了一場「佔中」,出現前所未有的武力鎮壓。偏偏南韓的電影暴力誇張,「逆權司機」不但無端拉近了時空距離,而且令香港下一代見識極權政治的現實。

 

因為英治時代,一切受保護,只是香港人活在玻璃動物園裏吃🍝🍗喝🍺🍷唱K🎤,一切講求開心😀,無憂無慮。👼👼

 

英國派來的官員大多都曾出生入死:

警務處長韓義理、布政司霍德、廉政公署副專員彭定國,還有一個法官叫百里渠,都經歷過南非、肯雅、馬來西亞。⚡💥📜🔪

 

然而戰後殖民地獨立,都腥風血雨,他們脫下軍裝,離開第三世界蕉林和椰樹下的熱帶戰場,來到香港,手槍藏起,換上西裝,走進香港會所冷氣開放的柚木地板圖書館,靜靜地看書。🚪📖📑📘📗

 

窗外這另一個殖民地歌舞昇平,許冠傑的「雙星報喜」叫香港人「做人呀?最緊要開心,笑吓啦。」如果人生和世界,真的這樣簡單就好。「開心」和「笑吓」構成香港人的人生宗旨之全部,像一個初生嬰兒,在潔淨的玻璃箱裏,很純真地呼吸着,但缺乏對抗病菌的免疫力。

 

然而大陸移民來的中國人,無論在什麼時候,由於身經百戰,都是非常精明的政治動物。他們不會因為文革結束、改革開放,甚至留學美國而政治退化,反而因為百變的社會環境,百變不離其宗的共產黨統治,開發出更精緻的政治觸覺。相對之下,香港人,特別年輕的一代,永遠是一群小孩。🙎🙎

 

香港年輕人看「逆權司機」,有如一群小孩召集在一起,第一次看伊斯蘭國的恐怖分子在他們面前手起刀落,處決一名穿着橙色衣服的囚犯。五歲的小孩平生第一次看見,才會驚懼莫名,但看到十四五歲,不但習以為常,還會自己手癢拿起槍和刀。

 

人生和世界就是這個樣子,就像香港終要結束英治時代,回到中國,別的小孩都已長大了,香港小孩到了該長大成人、離開上帝賜給你的純真的那一天。

 

陶傑

新界東北關係一國兩制生死存亡–李怡

李怡在2014年的一篇文章

//時間進入7.1前的倒數,香港爆發中港矛盾的議題可說是一籮筐:普選、白皮書、公投、司法獨立、新界東北等等。前天北京召開白皮書座談會,一批所謂學者居然表示,凡是《基本法》沒有規定的地方,就適用於憲法規定。那麼《基本法》有規定的,比如22條,比如改變選舉方式,是否就照《基本法》呢?又不是了。在政治凌駕法律的國家,所有這些爭論其實都無意義。世界上有兩種邏輯,一種是邏輯,一種是中國邏輯。中國邏輯奉行的是強權就是真理,爭論無關輸贏,只是對市民認清是非仍有幫助。
各項議題中,7.1最應該突出哪一項?筆者認為,當務之急並且也最實在的,是新界東北發展的爭議。昨天,民主派議員大都力阻新界東北的早期撥款,對於衝擊立法會,也有議員指出這是制度暴力引來的抗爭暴力。但社會多數輿論,還未能將東北發展議題,聚焦中港融合的問題上,而這才是香港會不會淪為一個中國城市而不是一國兩制之下的香港人城市的關鍵。
梁振英和其他政府高官現在都說,發展東北是為了解決港人住屋需要,因為香港缺乏土地。這說法建立在市民健忘的基礎上。
回顧東北發展規劃的歷史,首先在2007年11月22日,中國新聞社公開報道了以合併深圳和香港為大綱的「深圳市綜合規劃2007-2020」,按此規劃,深圳和香港將於2020年合併為一個城市。並表示這規劃已得到建設部批准。港府於2008年,就新界東北發展計劃,向大陸官員諮詢,並總結出:「服務範圍包括深圳以至整個珠江三角洲」的發展方向。2010年梁振英接受《南方都市報》訪問,提出開發禁區的構想:未來可以容許深圳居民,甚至是所有大陸居民,免簽證進入新界北三個城市,將邊境模糊化。2012年6月梁振英上任前接受媒體訪問,說要在深圳河以南28平方公里的新界土地成立「特區中的特區」,地盡其用發展經濟,內地人可免簽證進入,並可使用香港的各種服務。2012年8月官方新華網發表題為〈從受惠到互惠──深港一體化的國際大都會夢想〉一文,其中說:一個「被命名為『香圳』的國際大都會,正在深港雙城的互動、競爭、融和中冉冉升起。」「兩地人員自由來往、自由就業、貨幣自由兌換……深圳和香港,要完全變成一個城市的概念。」並引述深圳官員說,深港一體化、甚至粵港一體化,已由《泛珠三角區域合作框架協議》等「路線圖」引導「走向成熟」。
從2007年中共就開始規劃,梁振英配合大力推動,有些得風氣之先的人士,就在新界北囤起地來等着待價而沽了。其中有地產商,有政界人士的親屬朋友,也包括發展局局長囤地波。
然後,由於近年民意對中港融合的強烈反彈,於是東北發展忽又被政府說成是一個解決香港住屋問題的項目了。但香港缺土地嗎?發展局前局長麥齊光在上任不久,曾向立法會披露政府的住宅土地儲備共有2,153公頃,此外還有777公頃空置的政府、機構或社區用地,當中不少可以轉為興建住宅。香港不缺土地,即使要發展,也不必在全為方便大陸人的新界北發展。一定要選新界北,很難說跟之前中共的深港一體化規劃無關。
林鄭月娥最近就反東北發展的抗爭說,不少示威團體及人士,本身並不受東北發展影響,何以要走到前線去進行抗爭?
她是真的如此無知嗎?在當年反高鐵後,反對中港融合的議題已被社運界關注。中共及梁振英的深港一體化大計,導致關注團體開展對東北土地的調查研究,並在一些網上媒體發表。他們關注的重點不是賠償,甚至主要也不是保護家園,而是要保護整個香港避免核心價值及生活模式的淪陷。
青年網絡作者盧斯達前天為文說,新界東北的命運,是一國兩制生死存亡的關鍵。
因為將香港融入深圳、珠三角,拆除關卡、免簽證人口流動、大陸人來香港工作,洗刷香港風俗,並且憑雙城的灰色地帶大量種票。則香港只有一國再無兩制,本土香港人不再存在,也沒有一個能與中國區別的身份了。因此他說,7.1並不是戰場,真正的戰場在財委會。
戰場在財委會,沒錯,但7.1仍是戰場。我們希望7.1標舉的議題,也應該聚焦在反對新界東北的發展上。是不是「自己香港自己救」?是不是本土優先?考驗所有的民主派,也考驗所有參加遊行的市民。(https://www.facebook.com/mrleeyee
周一至周六刊出

李怡 

反新界東北事件的前因後果

如果你以為啲後生仔為反而反,阻住地球轉;

如果你覺得佢哋今日被判監係自己攞嚟衰…

//政策始於董建華時期。

正常收地程序係由政府主持,按規矩賠償,由政府規劃,再拍賣俾地產商興建。董生就不時暗示地產商新界東北會發展,由五大地產商自己收地,收完再向政府補地價。呢個做法衍生兩個現象:

1.地產商用盡不法手段,例如揾黑社會入農村、污染居民嘅農地、出律師信兇啲阿婆,繼而開庭但其實明知冇嘢好告到時又撤控,迫走啲人,咁就可以用賤價收地,政府當睇唔到;

2.地產商唔駛經拍賣,大家圈好晒連晒地,慳好多。

而政府宣傳廣告用「沙田新市鎮」比擬新界東北,號稱可以解決住屋問題。梁振英更加反咬話:新界東北唔起,請揾過第二塊地解決住屋問題。東北居民被塑造成「少數人唔肯走阻住多數人住屋」。

但其實賤價收農地,政府起動計劃,然後以動輒萬元計呎價起樓,是為回歸後政府換取大地產商支持嘅肥肉。俾地產商圈晒地,毗鄰大陸,極可能係起晒大家都買唔起嘅樓。

陳茂波局長號稱東北嘅公營:私營房屋比例係6:4,但注意佢意思係單位數量6:4而唔係土地面積。即係地產商可以搵左十公頃地起40間三層式豪宅,搵番一公頃地起60個公屋單位就搞掂。唔好有美麗嘅誤會,唔會有60%土地面積起公屋。

長期被逼迫嘅居民代表一直都話,請政府循正途重新收地,按價賠償,答應幫想耕田嘅復耕,並且真係起到「沙田新市鎮」咁,三贏方案完全係可以接受。可惜經過無數次温和要求,高牆只係當你冇到,繼續玩語言偽術吹噓發展有幾好兼抹黑你班居民,直到0票當選嘅吳亮星暴力通過撥款。呢次抗爭行動就係發生喺同一晚。

計劃由董建華時期開始,曾蔭權擱下,梁振英通過。搞左咁多年,真心關注呢件事而冇利益可言嘅人今日被重新判刑,即時收監。//

香港精神

香港,是全世界東西方文化融合最為成功的地方。讓我們把這種獨特的香港精神延續,成為其他國家可借鏡,也成為人類文明遺產的一部份。不管將來香港這地方是否被赤化殲滅,只要精神長存,任何地方也可成香港,重建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