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店事件--林榮基

Power of the powerless
林榮基被放回港,本來是為中央專案組做兩件事,要去警署銷案,並且拿取銅鑼灣書店的訂書讀者名單回去,但他在九龍塘火車站決定䡥出去,聯絡何俊仁,六點半開記招,我們要從無權者之能量去重新思考林榮基在六月十六的發言,面對邪惡的中共威權,於此歷史的十字街頭,整個香港能否無畏無懼的站起來,站在正義的一方!
在內地,溫州教會被強拆十字架,天安門母親每天都活在無窮盡的煎熬中。而香港,避居南陲,儘管一國兩制已削剩下一部薄牆,整個城市被進退無度的特區政府弄得有多爛污,此處仍有法治,接軌國際,享有資訊發放的自由!
於此歷史時刻,我們要善用這個優勢,制衡中共,為香港,為中國下一代人的福祉。
每個人有每個人的角色,(每一代有每一代的殉道者,)新進立法會的楊岳橋掌握到議員在憲政上之責任,幾百同事漏夜趕工,做齊功課,儘速提出緊急質詢!容我弱弱一問:「在你的崗位上,你可以做什麼呢?」
2016六月,生活在香港的每一個人,俱有一份不能推卸的歷史責任,無關乎你在那處慶祝父親節、而是我們要抗命,如卡繆所言,抗命之本質在於制止有權者毫無節制地使用他們的權力,至於是誰,我們都心裏雪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