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到埋身

轉自–Anna Ip

過去,你可以說鉛水事件與你無關,我不住屋邨。現在卻又發現有瀝青水,水務署照例說無損健康。天知水塘中的水還有甚麼。無論貧富,總會喝到。再下來有地溝油,鞋底糖,大頭奶粉,總有一樣關你事。然而政府亦直認不諱,當然,需求與供應成正比。We ask for it.
大白象工程為你建造,離地國民認為是德政,幫助他們與祖國更緊密接觸,花錢沒所謂,有錢便不怕物貴。事實上,國庫被掏空後,平民被揸乾後,還是會輪到你們的。加上一地兩檢,在你舉家逃出國前已可以抓人。你們幸災樂禍地慶幸香港黑警鎮壓平民,但「國家」是公平的,對付富人權貴,有招叫「跨境追捕」和「被失蹤」。
認為未能入讀大學的便是廢青的有識之仕,一班高高在上活在象牙塔中的學者,以後本港大學畢業再不能令你們自豪,與其打崩頭爭學位,還比不上花個十萬八萬買回來的文件。關你事否?
你以為你是藍絲,你奮不顧身維護港共政權便會延年益壽,是嗎。請看看鄉霸權貴,有多少下獄了;請看看Mr. Shanghai Son的亡命天涯;請看看沙皇李盧乜物之成為過街老鼠;報應比用完即棄的衛生棉更不堪,起碼在鬼國,衛生棉可循環再用製棉被。
林鄭一句「官到無求膽自大」,其實對象是一班離地權貴富人藍絲,利用完了再無可求,自然可以食碗面、反碗底。

https://www.facebook.com/ip.anna.79/posts/101534912305837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