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慶祥開三權合作之門

15109520_1285395881502064_1068820473921159842_n

宣誓案帶給香港人兩大衝擊,一是上周本欄文章強調的,中共藉在案件審理期間搶先釋法,向香港的政客,也包括民眾傳達訊息,中共一切都是政治掛帥,連香港的司法也應該配合;一切都以我為主,民選代表也只能在鳥籠之中活動,民主訴求一過分就會扣上港獨的帽子,那就民選的身份也保護不了什麼,隨時被DQ。

二是港人長時期的司法崇拜之夢,政客打官司當抗爭的光怪陸離,該可以終止了。政治問題從來不可能靠法律解決,要改變社會的不公平,不能靠向專權者乞求,不能一廂情願等待法官給你有利的裁決,法官從來都是偏幫政權、偏幫權貴、偏幫建制,馬克思早已告訴人們法治的偽善性。

殺掉三權分立

港人要命運自主,不能靠政客,也不能靠法官,要靠自己直接行動起來抗爭,發揮人民的力量。想想,如果兩年之前,在還有兩三萬市民憤怒地佔領數處街頭之時,會有人大釋法這回事嗎?梁振英、袁國強會敢藉釋法解決社會爭議嗎?更簡單的是,明年除夕、年初一,深水埗、旺角等地的夜市一定如常,大家一定可以放心在街頭吃魚蛋,為什麼?還有,中共絕對不敢再一年放1000萬人來港自由行,這些都是抗爭的成果,不是空談法治可以換回來。

泛民愛玩弄法治,從前中共不玩這一套,因為知道港人崇拜法治;今天反其道而行,充分利用法治,立法會建制律師比泛民多,政府律師多能出錢請最貴的律師,司法遊戲自然玩得比你強。以為法官便中立可靠?誰知普通法下的法官皆出身律師,即來自同一搵錢家族,誰肯出錢便為誰服務的偉大行業,從來就是正義與不公義一手包攬的行業。

視法官為神,當然充滿崇敬與信任。視之為世俗的一員,時窮節見只不過是人性真實的一面,人性偽善的另一面還包括弄虛作假,包括知識分子指控儒家的喜歡「以理殺人」。區慶祥判詞洋洋灑灑50多頁,都是道理,是完整地殺掉三權分立的道理,看得筆者心驚動魄。

大家翻看11月4日的新聞,梁游宣誓案的當日過程——開庭時,政府代表律師余若海聲稱港府沒有尋求人大釋法;一天審完,余請求區慶祥先作裁決,理由是新聞報道人大可能釋法,區慶祥只說考慮;結果是用了兩個多星期寫下判詞,這判詞只是用盡心思去豐富控方的論據。區慶祥完全可以在4日與5日時下簡單的裁決,他是有意「等埋釋法」,但又在判詞中自說自話,說不受釋法影響,若然上訴庭不敢推翻人大決定,那屈從人大的不義是上訴庭的責任,自己維持正義;若然當時人大最終煞停釋法,區官大可以選取辯方的不干預論據,判梁游二人得直。區慶祥此人機心之重,令人毛骨悚然。

時到今日,各方評論,包括建制的,有人以為法庭不受人大釋法的影響嗎?一個也沒有;不單如是,筆者有理由懷疑不單政府、司法官員對於釋法及其內容也一早被知會,甚而被要求合作。筆者不能說區慶祥加以合作,但會認為他是主動超額地加以配合。

筆者標題指控區慶祥打開三權合作之門,不是情緒用語,反而是對事實的降溫形容,因為還未知上訴庭和終審庭的態度。若上面為區慶祥的判詞背書,則香港的制度不單談不上三權分立,三權合作也是美化的形容,應是行政領導下的三權,而按現有體制,港府的行政權不是獨立的,是要向中央負責的。區官判詞承認中央有領導特區法院的權力。

區慶祥的憲制觀念完全謬誤,應回去法學院一年級補課。英國議會的至上原則(Supreme),並非因為三權分立,而是議員民主產生,代表人民,這原則全世界的議會議員一樣的。最近英國法官出位地裁決退歐要由國會決定,報刊大字標題罵法官是人民公敵(public enemy),香港的泛民律師議員竟然稱「尊重」區慶祥的裁決,是欺負港人在他們幾十年的教化之下,是無知愚蠢的奴隸。

不應追溯前科

法律並非永恒不變的,過去犯法的事,今天可以合法,反之亦然。考慮梁、游的過錯嚴重性,只應以10月12日的情況評估,這是說法例不應追溯是一項金科玉律。法例並非不能變,而是釋法應以整體情況考慮,只應考慮違法時的情況,這是現代文明法官的信奉原則。

區慶祥的判詞,完全沒有考慮這所謂上下文的釋法方法(context approach),而是目的方法(purpose approach),第8及10段這一目的為本的理解法例方法,可怕之處是,任何惡法都是合法的,法官可以不理其他道德或是公義理由給予法例目的最佳化解釋,納粹的法官便以這為理由合理化當幫兇的裁決!

10月12日的立法會宣誓,並不是有史以來的第一次,是早有數以十計百計的玩忽及疏忽先例,玩忽者的代價是可預見的,就是再宣誓到及格為止。梁、游違法的行為,也只基於先例的理解。若然在人大釋了法的今天,梁、游還是玩忽誓詞,區慶祥的裁決是合理不過的,但區慶祥不理10月12日事發時已有的先例,用今天已釋法後的標準去作裁決,就只能理解為他自甘成為幫兇。

還有,梁、游是被政府的司法騷擾,二人是不得不答辯的,但區慶祥竟然判二人支付政府500萬律師費。大家可能把區官與新加坡的法官比較,筆者說他遠為不堪,因為新加坡的人民是支持政府的,香港的政府不是,她是與民為敵的。

信報財經新聞 2016-11-22
A20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