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罪重判

作者:馮睎乾

同律師D飲茶,提起近日「13+3」判決,D從事刑事檢控,問他高見,他冷笑一聲:「是但講兩點啦。

一,上訴庭通常唔disturb原審factual finding,因為原審個官會比上訴庭更清楚當時發生咩事。

依家原審裁判官話,無證據顯示黃之鋒三條友襲擊,或明知保安受傷都要爬過圍欄,呢個係事實裁決,但上訴庭就話佢哋咁做,實知道極有可能造成人命傷亡,咁即係當原審嘅事實裁決係廢,呢點已經有問題。

二,上訴庭話原審法官考慮犯案動機,犯咗原則性錯誤,但我認為呢個考慮好合理,動機係咪noble唔重要,好明顯一定唔係私利,衝入公民廣場,唔通當古惑仔開拖咁判?」

問他有否看過法律學者張達明的評論,因為張日前也提及第一點,D說沒有。

法律界人士既能獨立想到同一疑問,則袁國強確有責任向公眾解釋:

為什麼上訴庭這次可一反慣例,推翻原審的事實裁決?

D續說:「原審當然有可能搞錯factual finding,但公民廣場呢單我就睇唔到錯咩。

以前幫個鄉紳打過單case,佢有塊地畀政府告非法侵佔,輸咗,但原審裁判官睇漏一個關鍵事實,我於是提出幾個理由上訴。

結果冇得上訴,理由係原審雖然睇漏一點,但你其他幾點都係輸㗎啦。

呢類官司我打唔少,原審睇漏嗰點好重要,正常係上訴九成九都贏,但嗰次唔得,知唔知點解呀?

因為嗰塊係官地吖嘛!」

很多人罵年輕人犯法,但政府犯法又如何呢?回一回帶,引發佔領運動的,本來是人大那個違反基本法的831框架。

按照基本法和04年釋法,政改有五步,第一、二步是行政長官向人大常委提交報告,人大常委「確定是否需要修改」,但確定是否修改,不等於規定如何修改,因此831框架根本不符合基本法。

同是違法,皇帝高床軟枕,草民則罪加一等!你大可認為「13+3」罪有應得,但以為這便是彰顯法治,則未免太天真了。

  • 1
  •  
  •  
  •  
  •  
  •  
  •  
  •  
  •  
  •  

新界東北關係一國兩制生死存亡–李怡

李怡在2014年的一篇文章

//時間進入7.1前的倒數,香港爆發中港矛盾的議題可說是一籮筐:普選、白皮書、公投、司法獨立、新界東北等等。前天北京召開白皮書座談會,一批所謂學者居然表示,凡是《基本法》沒有規定的地方,就適用於憲法規定。那麼《基本法》有規定的,比如22條,比如改變選舉方式,是否就照《基本法》呢?又不是了。在政治凌駕法律的國家,所有這些爭論其實都無意義。世界上有兩種邏輯,一種是邏輯,一種是中國邏輯。中國邏輯奉行的是強權就是真理,爭論無關輸贏,只是對市民認清是非仍有幫助。
各項議題中,7.1最應該突出哪一項?筆者認為,當務之急並且也最實在的,是新界東北發展的爭議。昨天,民主派議員大都力阻新界東北的早期撥款,對於衝擊立法會,也有議員指出這是制度暴力引來的抗爭暴力。但社會多數輿論,還未能將東北發展議題,聚焦中港融合的問題上,而這才是香港會不會淪為一個中國城市而不是一國兩制之下的香港人城市的關鍵。
梁振英和其他政府高官現在都說,發展東北是為了解決港人住屋需要,因為香港缺乏土地。這說法建立在市民健忘的基礎上。
回顧東北發展規劃的歷史,首先在2007年11月22日,中國新聞社公開報道了以合併深圳和香港為大綱的「深圳市綜合規劃2007-2020」,按此規劃,深圳和香港將於2020年合併為一個城市。並表示這規劃已得到建設部批准。港府於2008年,就新界東北發展計劃,向大陸官員諮詢,並總結出:「服務範圍包括深圳以至整個珠江三角洲」的發展方向。2010年梁振英接受《南方都市報》訪問,提出開發禁區的構想:未來可以容許深圳居民,甚至是所有大陸居民,免簽證進入新界北三個城市,將邊境模糊化。2012年6月梁振英上任前接受媒體訪問,說要在深圳河以南28平方公里的新界土地成立「特區中的特區」,地盡其用發展經濟,內地人可免簽證進入,並可使用香港的各種服務。2012年8月官方新華網發表題為〈從受惠到互惠──深港一體化的國際大都會夢想〉一文,其中說:一個「被命名為『香圳』的國際大都會,正在深港雙城的互動、競爭、融和中冉冉升起。」「兩地人員自由來往、自由就業、貨幣自由兌換……深圳和香港,要完全變成一個城市的概念。」並引述深圳官員說,深港一體化、甚至粵港一體化,已由《泛珠三角區域合作框架協議》等「路線圖」引導「走向成熟」。
從2007年中共就開始規劃,梁振英配合大力推動,有些得風氣之先的人士,就在新界北囤起地來等着待價而沽了。其中有地產商,有政界人士的親屬朋友,也包括發展局局長囤地波。
然後,由於近年民意對中港融合的強烈反彈,於是東北發展忽又被政府說成是一個解決香港住屋問題的項目了。但香港缺土地嗎?發展局前局長麥齊光在上任不久,曾向立法會披露政府的住宅土地儲備共有2,153公頃,此外還有777公頃空置的政府、機構或社區用地,當中不少可以轉為興建住宅。香港不缺土地,即使要發展,也不必在全為方便大陸人的新界北發展。一定要選新界北,很難說跟之前中共的深港一體化規劃無關。
林鄭月娥最近就反東北發展的抗爭說,不少示威團體及人士,本身並不受東北發展影響,何以要走到前線去進行抗爭?
她是真的如此無知嗎?在當年反高鐵後,反對中港融合的議題已被社運界關注。中共及梁振英的深港一體化大計,導致關注團體開展對東北土地的調查研究,並在一些網上媒體發表。他們關注的重點不是賠償,甚至主要也不是保護家園,而是要保護整個香港避免核心價值及生活模式的淪陷。
青年網絡作者盧斯達前天為文說,新界東北的命運,是一國兩制生死存亡的關鍵。
因為將香港融入深圳、珠三角,拆除關卡、免簽證人口流動、大陸人來香港工作,洗刷香港風俗,並且憑雙城的灰色地帶大量種票。則香港只有一國再無兩制,本土香港人不再存在,也沒有一個能與中國區別的身份了。因此他說,7.1並不是戰場,真正的戰場在財委會。
戰場在財委會,沒錯,但7.1仍是戰場。我們希望7.1標舉的議題,也應該聚焦在反對新界東北的發展上。是不是「自己香港自己救」?是不是本土優先?考驗所有的民主派,也考驗所有參加遊行的市民。(https://www.facebook.com/mrleeyee
周一至周六刊出

李怡 

旺角暴亂後法庭對違法暴力判刑加重

希望將來有人能幫助到他們!

【記住他們的名字】下列義士與刑期(不分陣營)

  1. 葉寶琳(反新界東北,監禁2星期)


  2. 張漢賢(反新界東北,監禁1星期)


  3. 黃根源(反新界東北,監禁3星期)


  4. 梁曉暘(反新界東北,監禁13個月)

  5. 黃浩銘(反新界東北,監禁13個月;雨傘旺角清場刑事藐視法庭案,審訊中;928公眾妨擾案,審訊中)

  6. 劉國樑(反新界東北,監禁13個月)

  7. 梁穎禮(反新界東北,監禁13個月)


  8. 林朗彥(反新界東北,監禁13個月;反釋法遊行案,審訊中)


  9. 朱偉聰(反新界東北,監禁13個月)

  10. 
何潔泓(反新界東北,監禁13個月)

  11. 周豁然(反新界東北,監禁13個月)


  12. 嚴敏華(反新界東北,監禁13個月)


  13. 招顯聰(反新界東北,監禁13個月)

  14. 郭耀昌(反新界東北,監禁13個月)


  15. 陳白山(反新界東北,監禁13個月)

  16. 黃之鋒(926公民廣場案,監禁6個月;雨傘旺角清場刑事藐視法庭案,審訊中)

  17. 周永康(926公民廣場案,監禁7個月)

  18. 羅冠聰(926公民廣場案,監禁8個月)

  19. 戴耀廷(928公眾妨擾案,審訊中)

  20. 陳健民(928公眾妨擾案,審訊中)

  21. 朱耀明(928公眾妨擾案,審訊中)

  22. 陳淑莊(928公眾妨擾案,審訊中)


  23. 邵家臻(928公眾妨擾案,審訊中)

  24. 張秀賢(928公眾妨擾案,審訊中)

  25. 鍾耀華(928公眾妨擾案,審訊中)

  26. 李永達(928公眾妨擾案,審訊中)

  27. 鄭錦滿(雨傘旺角清場刑事藐視法庭案,監禁3個月)

  28. 歐煜鈞(雨傘旺角清場刑事藐視法庭案,監禁1個月,緩刑1年)

  29. 岑敖暉(雨傘旺角清場刑事藐視法庭案,審訊中)

  30. 司徒子朗(雨傘旺角清場刑事藐視法庭案,審訊中)

  31. 朱緯圇(雨傘旺角清場刑事藐視法庭案,審訊中)


  32. 周蘊瑩(雨傘旺角清場刑事藐視法庭案,審訊中)

  33. 蔡達誠(雨傘旺角清場刑事藐視法庭案,審訊中)


  34. 張啟康(雨傘旺角清場刑事藐視法庭案,審訊中)


  35. 馬寶鈞(雨傘旺角清場刑事藐視法庭案,審訊中)


  36. 黃麗蘊(雨傘旺角清場刑事藐視法庭案,審訊中)


  37. 楊浩華(雨傘旺角清場刑事藐視法庭案,審訊中)


  38. 張啟昕(雨傘旺角清場刑事藐視法庭案,審訊中)


  39. 陳寶瑩(雨傘旺角清場刑事藐視法庭案,審訊中)


  40. 朱佩欣(雨傘旺角清場刑事藐視法庭案,審訊中)


  41. 郭陽煜(雨傘旺角清場刑事藐視法庭案,審訊中)

  42. 趙志深(雨傘旺角清場刑事藐視法庭案,審訊中)


  43. 麥盈湘(雨傘旺角清場刑事藐視法庭案,審訊中)

  44. 關兆宏(雨傘旺角清場刑事藐視法庭案,審訊中)

  45. 馮啟禧(雨傘旺角清場刑事藐視法庭案,審訊中)


  46. 熊卓倫(雨傘旺角清場刑事藐視法庭案,審訊中)


  47. 陳耀成(蠔涌炸彈案,審訊中)


  48. 鄭偉成(蠔涌炸彈案,審訊中)


  49. 彭艾烈(蠔涌炸彈案,審訊中)


  50. 胡啟賦(蠔涌炸彈案,審訊中)

  51. 文廷洛(蠔涌炸彈案,審訊中)


  52. 楊逸朗(立會火燒垃圾桶案,監禁2年)


  53. 葉卓賢(立會火燒垃圾桶案,被判入勞教中心)


  54. 馮敬恩(圍堵港大校委會案,已被定罪,9月判刑)

  55. 李峰琦(圍堵港大校委會案,已被定罪,9月判刑)


  56. 許嘉琪(旺角初一衝突,監禁3年)

  57. 麥子晞(旺角初一衝突,監禁3年)


  58. 薛達榮(旺角初一衝突,監禁3年)

  59. 
陳柏洋(旺角初一衝突,監禁9個月)

  60. 楊家倫(旺角初一衝突,監禁4年9個月)


  61. 莫嘉濤(旺角初一衝突,審訊中)


  62. 李倩怡(旺角初一衝突,審訊中)

  63. 鍾志華(旺角初一衝突,審訊中)


  64. 何錦森(旺角初一衝突,審訊中)


  65. 霍廷昊(旺角初一衝突,審訊中)


  66. 陳和祥(旺角初一衝突,審訊中)


  67. 鄧敬宗(旺角初一衝突,審訊中)


  68. 李卓軒(旺角初一衝突,審訊中)


  69. 林永旺(旺角初一衝突,審訊中)


  70. 葉梓豐(旺角初一衝突,審訊中)

  71. 吳挺愷(旺角初一衝突,審訊中)


  72. 楊子軒(旺角初一衝突,被判入教導所)


  73. 羅浩彥(旺角初一衝突,監禁3年)


  74. 連潤發(旺角初一衝突,監禁3年)


  75. 黃台仰(旺角初一衝突,審訊中)

  76. 梁天琦(旺角初一衝突,審訊中)


  77. 容偉業(旺角初一衝突,審訊中)


  78. 李諾文(旺角初一衝突,審訊中)


  79. 盧建民(旺角初一衝突,審訊中)

  80. 袁智駒(旺角初一衝突,審訊中)


  81. 林傲軒(旺角初一衝突,審訊中)


  82. 黃家駒(旺角初一衝突,審訊中)


  83. 李東昇(旺角初一衝突,審訊中)

  84. 林倫慶(旺角初一衝突,審訊中)


  85. 吳文遠(披露受廉署調查人士身分案,審訊中;三文治擲梁振英案,審訊中;反釋法遊行案,審訊中)

  86. 梁國雄(公職人員失當案,無罪釋放;藐視立法會案,審訊中;星島日報辯論比賽案,監禁7日)

  87. 方鏗強(槍射解放軍宿舍,審訊中)

  88. 鄭松泰(倒轉國旗案,審訊中)


  89. 林淳軒(反釋法遊行案,審訊中)

  90. 周嘉發(反釋法遊行案,審訊中)


  91. 葉志衍(反釋法遊行案,審訊中)

  92. 陳文威(反釋法遊行案,審訊中)


  93. 盧德昌(反釋法遊行案,審訊中)

  94. 鄭沛倫(反釋法遊行案,審訊中)


  95. 周樹榮(反釋法遊行案,審訊中)


  96. 梁頌恆(立會非法集結案,審訊中)


  97. 游蕙禎(立會非法集結案,審訊中)


  98. 鍾雪瑩(立會非法集結案,審訊中)


  99. 楊禮康(立會非法集結案,審訊中)


  100. 張子龍(立會非法集結案,審訊中)

 

17 Aug, 2017

重奪公民廣場案刑期覆核判決書全文

CAAR 4/2016

香港特別行政區

高等法院上訴法庭

刑事司法管轄權

覆核申請

覆核申請案件2016年第4號

(原東區裁判法院刑事案件2015年第2791號)

__________________

申請人律政司司長

第一答辯人黃之鋒 (D1)

第二答辯人羅冠聰 (D2)

第三答辯人周永康 (D3)

__________________

主審法官:高等法院上訴法庭副庭長楊振權

高等法院上訴法庭法官潘兆初

高等法院上訴法庭法官彭偉昌

聆訊日期:2017年8月9日

判案日期:2017年8月17日

重奪公民廣場案刑期覆核判決書全文

//本席應重申根據《基本法》和《香港人權法案條例》,香港居民享有集會、言論、遊行、示威和其他表達意見的自由。法律賦予香港居民的基本自由是全面的,毫不遜色於其他先進及自由社會居民所享有的自由。

但上述自由並非是絕對及無限制的,而是要受法律的監管。香港居民有遵守香港實行的法律的義務,而行使法律所賦的權利絕非作出違法行為的理由或藉口。任何未獲警方發出不反對通知書或以暴力或威脅使用暴力來表達意見的示威行為,便是超越了受法律保障的和平行使法律賦予權力的界線,而進入了非法活動的領域,構成干擾他人權力和自由的非法行為。

合法行使法律賦予的權力與保護他人依法享有權力和自由是共存的、是沒有衝突的、是法治和文明社會應有的象徵。

假以自由行使權力為名,而實質是破壞公共秩序及公衆安寧的行為,會導致社會陷入混亂狀態,對社會的進步和發展有嚴重的負面影響,亦令其他人士無法行使其應有的權力和自由。如該情況未能有效制止,則甚麼自由、法治都是空談。

香港社會近年瀰漫一鼓歪風,有人以追求其心目中的理想或自由行使法律賦予的權力為藉口而肆意作出違法的行為。有人,包括一些有識之仕,鼓吹「違法達義」的口號、鼓勵他人犯法。該等人士公然蔑視法律,不但拒絕承認其違法行為有錯,更視之為光榮及值得感到自豪的行為。該些傲慢和自以為是的想法,不幸對部分年輕人造成影響,導致他們在集會、遊行或示威行動時隨意作出破壞公共秩序及公衆安寧的行為。

本案是一宗表現上述歪風的極佳例子。三名答辯人都是年輕人組織的骨幹分子。他們以各自所屬組織的名義,在取得警方不反對通知書後,在2014年9月26日晚上在政府總部前地(「政總前地」)外添美道對出的地段舉行集會,並成功吸引數以百計的市民,特別是年輕人及學生參與。他們明知集會要在晚上十時前結束,但他們卻預早商議及達成共識在集會完結後強行進入「政總前地」,號稱要「重奪公民廣場」。

2014年9月26日前,學聯曾兩次申請要求行政署在2014年9月23日至10月初開放「公民廣場」作公眾活動之用,但申請都遭拒絕。因此,三名答辯人達成上述共識時,是明知「公民廣場」會關閉並會由保安員把守。

三名答辯人亦應知悉會有眾多人士,特別是年輕人參與他們在2014年9月26日舉辦的集會。明顯地,他們是希望借助該些人士的參與,以人多勢眾之力量來達到他們「重奪公民廣場」之目的。

三名答辯人必然知悉當有大量群眾強行進入「公民廣場」時,必會導致他們和把守「公民廣場」的保安員發生衝突,極可能會造成人命傷亡及財物損失。

三名答辯人在行動前的會議有談及參與者的刑責問題及其後向參與人士派發「被捕須知」,顯示他們知悉該行動是非法的,但他們仍然參與及/或煽惑他人,特別是年輕學生參與該違法行動。三名答辯人呼籲或煽惑年輕學生違法是極不負責任的行為,可能會導致該些年輕學生抱撼終生。

三名答辯人聲稱是以「和理非」,完全不使用暴力的原則「重奪公民廣場」,只不過是「空口說白話」、「口惠而實不至」及自欺欺人的口號。

三名答辯人面對明確及無可否認的控方證據,仍拒絕認罪。事實上至今,他們仍然拒絕承認他們有犯錯,更指他們的行動是為了關心社會問題、對政治熱誠及理想而作出。強稱他們有悔意的說法全無說服力。他們關心社會問題、對政治熱情和有理想,和他們要守法兩者是完全沒有衝突的。

本席認同潘法官的裁決。三名答辯人所犯的罪行是嚴重的,亦是需要阻嚇的。

本席認為以控罪的性質、犯案手法和三名答辯人的態度,社會服務令或緩刑令都是違反判刑原則及極為不足的判刑,絕不能反映控罪的嚴重性。

本席亦認為唯一恰當的判刑是短期即時監禁。本席要強調,如本庭作出的判刑不足以阻嚇同類罪行時,法庭可能要採取更具阻嚇力的判刑,以維護法治的尊嚴。

對有抱負、有理想的年輕人處以即時監禁的判刑,絕非本席樂於作出的裁決。但法庭職責所在,要向社會發出明確信息,在自由行使權力,進行集會、遊行、示威等相關活動時,參與者必須守法,不能破壞公共秩序及公眾安寧。任何暴力行為,特別是涉及衝擊或襲擊執法及維持秩序人員的暴力行為都會導致嚴厲的判罰,否則社會不會和諧、進步;法律保障巿民的權力和自由亦可能會蕩然無存。//

【黨委意見行先?】國企改公司章程或損小股東利益

【Now新聞台】有本港上市的國企將《中國共產黨章程》寫入公司章程,有分析指,相關修改會影響小股東利益。

上市國企修改公司章程,加入《中國共產黨章程》,引起外國媒體關注。據英國《金融時報》頭版報道指,近月陸續有國企將共產黨重要性寫入章程中。

本台發現相關的企業層面甚廣,涵蓋銀行、金融以至能源及鋼鐵行業。

其中,有逾30家為於本港上市的國企,總市值逾10000億美元,包括中國石油化工股份、工商銀行及海通證券等,已於近月舉行的董事會會議通過相關議案。

翻查這些公司最新章程,例如中石化及工行已分別於4月及6月作出修改。其中,中石化增加新章程,內容是設立黨組織、建立黨的工作機構,以及配備足夠的黨員等,工行亦有類似修改。另外,兩家國企的章程,同時加入「董事會決策重大問題,應事先聽取黨委意見」。

有評論認為,相關修改會令股東感到擔憂。

冠域商業及經濟研究中心主任關焯照認為,國企上市公司估值或受到影響。

http://news.now.com/home/finance/player?newsId=232267

反新界東北事件的前因後果

如果你以為啲後生仔為反而反,阻住地球轉;

如果你覺得佢哋今日被判監係自己攞嚟衰…

//政策始於董建華時期。

正常收地程序係由政府主持,按規矩賠償,由政府規劃,再拍賣俾地產商興建。董生就不時暗示地產商新界東北會發展,由五大地產商自己收地,收完再向政府補地價。呢個做法衍生兩個現象:

1.地產商用盡不法手段,例如揾黑社會入農村、污染居民嘅農地、出律師信兇啲阿婆,繼而開庭但其實明知冇嘢好告到時又撤控,迫走啲人,咁就可以用賤價收地,政府當睇唔到;

2.地產商唔駛經拍賣,大家圈好晒連晒地,慳好多。

而政府宣傳廣告用「沙田新市鎮」比擬新界東北,號稱可以解決住屋問題。梁振英更加反咬話:新界東北唔起,請揾過第二塊地解決住屋問題。東北居民被塑造成「少數人唔肯走阻住多數人住屋」。

但其實賤價收農地,政府起動計劃,然後以動輒萬元計呎價起樓,是為回歸後政府換取大地產商支持嘅肥肉。俾地產商圈晒地,毗鄰大陸,極可能係起晒大家都買唔起嘅樓。

陳茂波局長號稱東北嘅公營:私營房屋比例係6:4,但注意佢意思係單位數量6:4而唔係土地面積。即係地產商可以搵左十公頃地起40間三層式豪宅,搵番一公頃地起60個公屋單位就搞掂。唔好有美麗嘅誤會,唔會有60%土地面積起公屋。

長期被逼迫嘅居民代表一直都話,請政府循正途重新收地,按價賠償,答應幫想耕田嘅復耕,並且真係起到「沙田新市鎮」咁,三贏方案完全係可以接受。可惜經過無數次温和要求,高牆只係當你冇到,繼續玩語言偽術吹噓發展有幾好兼抹黑你班居民,直到0票當選嘅吳亮星暴力通過撥款。呢次抗爭行動就係發生喺同一晚。

計劃由董建華時期開始,曾蔭權擱下,梁振英通過。搞左咁多年,真心關注呢件事而冇利益可言嘅人今日被重新判刑,即時收監。//

打破為政治服務之洗腦教育

胡武昌覺得自己很重要。

基於民族主義,儒家奴性文化及優勝劣敗之「得國最正」之中史主流史觀及普遍只懂中文這些因素,內地人根本缺乏世界視野,對普世價值認識不深。儒家思想由孔子廣闊的六藝(詩,書,禮,易,樂,春秋) 被後世利於愚民管治而逐漸閹割,最後演變成如賭博押寶般猜測那篇只指導做聖人的明清八股文,加上嚴格階級觀念的正名學說,三綱五常,根本違反人人生而自由平等的文明標準。中國共產黨一黨專政的獨裁政體更是把政治權力中央集權,形成投機份子攀附此政治權力的裙帶關係,成為一批世襲的既得利益集團!

誠然,西方基督文明亦曾於中世紀有相類似的歷史狀況,惟金耀基博士在其文<中國傳統社會>中,指出基督宗教為次級團體,有博愛關懷他人之高尚情懷,只是當時教皇神權久掌而腐化;而儒家家天下思想為原級團體,宗族利益為主。不過,自馬丁路德宗教改革,打破教廷宗教壟斷,然後在掙脫神權文化而出現文藝復興運動,其中日心說的試驗出現哥倫布,麥哲倫等的大航海運動,亦因此耶穌會在明末到訪中國傳教,把儒家思想學說帶到歐洲,與基督文明及文藝復興思潮交流的化學作用下產生伏爾泰,孟德斯鳩,盧梭等啟蒙思想家提倡之天賦人權,三權分立之啟蒙運動,亦因此進步思潮而爆發美國獨立戰爭及法國大革命這些反封建獨裁的正義抗爭歷史!當然,同期由英國大憲章,模範議會演變而出現之不流血革命之光榮革命,建立代議政制之民主政治亦有關連,凡此,成為今日普世價值之濫觴!

故此,要打破為政治服務之洗腦教育,所有中國人必須要熟悉上列西方歷史,即由馬丁路德至近代議會改革之史實,裨能衝擊封建僵化之儒家思想,明白普世價值之珍貴意義,一起爭取,群運抗爭,結束獨裁政權,光復中華!所以請各位硬食熟讀這段西史,對一些不諳普世價值之人介紹,使其茅塞頓開,不信淨心大媽妄稱民主乃西方之舶來品,妖言惑眾,盼與諸君共勉之!

香港應何去何從?

每個人都會根據其經歷學識有所取態, 但我們必須認識自己, 更要認識敵人。有人說, 共產黨跟從前已不一樣, 中國人愛面子, 只是礙於面子, 不能認識錯誤而已, 國家是會慢慢改變的, 你不要跟它對著幹, 要給它時間。其實不然, 我們面對的是一個”黑社會”團體, 它們是由山賊起家, 基本上其本質也不會改變, 我相信有八成人是不希望回歸中共的,但他們都是見利忘義而已。中共最怕的是什麼? 是它自己! 它是地下組織, 平時是看不見它的, 但它慢慢成長,突然起來推返國民黨,這才是是它嚴謹對待劉曉波、法輪功, 甚至香港獨派的主因, 它連你提出異意的機會不能容納! 因為它本來便是用這方法推翻前朝!!! 所以泛民的確只能和理非非, 是否真心, 只有它自己知道。香港人能做到的, 是在其崗位上, 守好自己的本份, 同化身邊各人, 等待時幾起義。如果有人能讓外國軍事介入, 那是最好不過的, 最怕的只是有些奴才, 連別人的幫助也認為是對其民族的侮辱, 寧可選擇盜賊作他們的主人!

【回歸廿年】陶傑憂西方文明沒落 未來十年做狗容易做人難

每當香港社會問題嚴重,深層次矛盾激化,「戀殖」情緒自然高漲。素來以文章辛辣見稱的陶傑,不時被標籤為戀殖親英的代表人物。這天,才子在具有維多利亞時期色彩的美利樓受訪時反問記者:「我唔係好明咩叫戀殖。我向來標榜兩個字,叫崇優。」

「中國高官同富豪將佢哋仔女送去英國寄宿學校,然後移民英國美國加拿大澳洲,全部係崇優;中國大媽走去巴黎買LV、CHANNEL,而唔係愛祖國用國貨,佢唔係崇優咩? 」陶傑強調崇優無罪,也是為十三億炎黃子孫道出最坦誠的客觀事實:「你問我,仔女應唔應該送去西方文明國家讀書,我會話Yes。」他亦最不齒有人口說愛國,身體卻很誠實:「呢種低格嘅虛偽係天理不容。」

陶傑在人生黃金時間旅居英國,接觸西方文明,深深影響他的思維和處事方式,凡事先講事實、客觀、邏輯、證據,才會推出結論,因此他絕非盲目崇英親美,亦曾多番表述欣賞中國文化,諸如蘇東坡、辛棄疾的詩詞;明代的小品文;清代的《紅樓夢》;近代的有唐滌生的粵曲、黃霑的粵語流行曲歌詞等等,他說:「我哋係世界公民,活喺globalize嘅世界,你可拎住個托盤,拼湊自己嘅世界文明精華嘅buffet。我話崇優就係咁解。」

陶傑在九七之前,因鄧小平一句他認為過於情緒化的表述「英國人做到的,中國人也做得到」,推斷香港回歸後必定衰落,最大變化是思考模式,他說:「已經由一九九七年之前受由英式理性邏輯影響,進入到中國小農社會、由於詞彙嘅抽象,引發種種無限延伸—— 嗰種動機揣測,或者胡亂歪曲,甚至『回歸』番戰國時代秦始皇嗰種指鹿為馬嗰隻文化。」

近年香港不斷被「去殖」,陶傑坦言第一個贊成:「要去殖,先拆毀清水灣同深水灣嘅鄉村俱樂部 ,將嗰啲用地交出嚟起公屋起居屋。 我一啲都唔反對去殖,不過我反對選擇性去殖。我反對虛偽性去殖。我反對特權性去殖。」他也不擔心香港會全被「去殖」,但每一個有常識的港人應有義務堅守:「你唔好將心裏面嗰片殖民地交出嚟就得!如果嗰種科學、邏輯性思考方式叫殖民地化,咁你腦裏面收藏嘅嘢,邊個同你去得到?除非攞把刀斬頭啦!」

然而,陶傑認為港人無需過份眷戀英式文化,其一,它並非唯一優秀文化;其二,它已經開始末落:「依家嘅倫敦,已經唔係福爾摩斯維多利亞時代紳士淑女嗰個倫敦。你睇最近大選、恐怖襲擊,(佢哋)束手無策,真正嘅英式生活正在淪亡。」亦因此,陶傑並不擔心香港,也不擔心中國,只害怕西方文明世界會淪亡。

提到香港未來十年,陶傑不相信香港的根本制度會被赤化,亦不會走向社會主義和共產,他說:「但香港會喺裙帶同權貴同貪污嗰種資本主義制度,係同上面融合。換言之未來嗰十年 ,發達容易賺錢難;吹水容易講真話更難;做狗容易就做人難。」他寄語年輕人要開放眼界、放寬懷抱和充實知識,要勇於繼續追求理想,不要放棄。

採訪:馮國康、何永寧、Sapna
攝錄:馮峰、Neo
場地提供:King Ludwig Beerhall

http://hk.apple.nextmedia.com/enews/realtime/20170626/568669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