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國兩制原意就是要香港「染紅」?

愈來愈露骨,專政的嘴臉原形畢露。中聯辦的王振民說香港不存在「染紅」的問題,因為香港回歸後在政治版圖上本來就屬於「紅色中國」。即是說,香港是天生的「紅」。

香港一早已「染紅」或者說一早已是「紅色香港」,無論是哪個結果,請問是否符合當初鄧小平設立一國兩制的精神?

所謂一國兩制,就是要明確在香港建立一個不同於大陸本部的行政區域,容許香港保留有別於中國大陸本部的權力特色,例如不行社會主義,沿用資本主義;有自己的貨幣、自己的立法會、自己的「小憲法」、自己的出入境通行證……所有這一切,都是強調「一國」之內,也有「兩制」的不同。如果中國希望香港變得和內地一模一樣,何須浪費人力物力搞一部《基本法》?不如大家一齊使用中國的憲法好了。

這些中聯辦「護法」愈講愈荒腔走板,先是說「基本法的權威來自憲法,毋須透過基本法附件三,也可在香港實行」,這是在解釋基本法嗎?基本法第18條寫明「全國性法律除列於本法附件三者外,不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基本法寫得清楚,除非法律列入附件三,否則不能在香港實施。

但現在北京的邏輯恰恰相反:所有基本法條文的限制,在北京眼中卻變成了「基本法大過憲法」的罪證。他們認為:難道不用附件三,全國法律便不能伸到香港嗎?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如果北京喜歡就把哪條全國法律在香港實施,那麼附件三還有什麼作用?23條也根本毋須本地立法,直接把顛覆國家政權罪在香港實施豈不更方便?

如果香港一直都已經「染紅」,難道說我們也要實行社會主義?那當初何須要一國兩制呢?沒有不同,則「兩制」的「兩」字,還有什麼意思?

(文:曾志豪)

https://news.mingpao.com/ins/instantnews/web_tc/article/20171208/s00022/1512651115015

2019香港淪落於死狗

最近做了個有趣的調查,就是找些人了解他們對香港樓市前景的看法,對象包括有認識或不太認識的朋友;有樓的及冇樓的;中產或基層的;有學歷冇學歷的;男及女;老中青…等等。得出的結論︰香港樓冇得跌!
有些人因為不太了解何謂QE及縮表,當我用了頗長時間解釋完但他們似乎仍不太明白也沒有轉軚,絶大多數都是認為樓價最多最多只會調整少少,過幾年或長遠必升上去,也不認為現在買樓是太高風險,只是沒有錢買!
原來絶大部份在港甚至全世界各地的城市生活的人,已被洗腦,用過去十多廿年的生活經驗來做評估參考,這也難怪,人類的思考模式都是這樣!

我可以大膽肯定的說,2017過後,香港玩完!香港的幾十年地運將逆轉;2019更是香港淪喪之年!
香港䌓榮靠什麼?一直就是金融外貿旅遊消費基建。當炒樓炒股變成冇水可炒;當外貿失去國際市場買家減單大陸購買力衰弱;當自由行日漸退潮本來內部暢旺消費變成因好多人失業焗住斷供生活壓力爆煲而變成只好燒炭;當基建及大型工程紛紛完成亦冇錢再大搞大白象工程時,香港還可靠什麼?難道靠高科技或Ai 或電動車嗎?
美國的金融大棋局部署之一即將殺到,就是減稅方案,今年好大機會通過,此佈局就是讓縮表後需要資金回購番由美聯署掟出街的萬億美債,好讓留在海外的美元回歸美國或美元資產區,讓縮表能順利進行!
全球資產特別是大陸樓市必會滅頂,繼而影響可到香港能托住港樓泡的資金,香港的銀行結餘必有一日所餘無幾,估計到2019已是大限必見真章!骨牌效應勢必爆發!
其實大家細心觀察周邊人和事,已發現此等跡象已經開始,只是十分微弱並不顯眼,已有很多人特別是中層中產冇得撈做糧地!已有好多公司仔收左皮!已有好多工程不再續,完埋D幾年就算!
大家不妨在有所發現後在此分享彼此多些參考,謝謝各位﹗

新界東北關係一國兩制生死存亡–李怡

李怡在2014年的一篇文章

//時間進入7.1前的倒數,香港爆發中港矛盾的議題可說是一籮筐:普選、白皮書、公投、司法獨立、新界東北等等。前天北京召開白皮書座談會,一批所謂學者居然表示,凡是《基本法》沒有規定的地方,就適用於憲法規定。那麼《基本法》有規定的,比如22條,比如改變選舉方式,是否就照《基本法》呢?又不是了。在政治凌駕法律的國家,所有這些爭論其實都無意義。世界上有兩種邏輯,一種是邏輯,一種是中國邏輯。中國邏輯奉行的是強權就是真理,爭論無關輸贏,只是對市民認清是非仍有幫助。
各項議題中,7.1最應該突出哪一項?筆者認為,當務之急並且也最實在的,是新界東北發展的爭議。昨天,民主派議員大都力阻新界東北的早期撥款,對於衝擊立法會,也有議員指出這是制度暴力引來的抗爭暴力。但社會多數輿論,還未能將東北發展議題,聚焦中港融合的問題上,而這才是香港會不會淪為一個中國城市而不是一國兩制之下的香港人城市的關鍵。
梁振英和其他政府高官現在都說,發展東北是為了解決港人住屋需要,因為香港缺乏土地。這說法建立在市民健忘的基礎上。
回顧東北發展規劃的歷史,首先在2007年11月22日,中國新聞社公開報道了以合併深圳和香港為大綱的「深圳市綜合規劃2007-2020」,按此規劃,深圳和香港將於2020年合併為一個城市。並表示這規劃已得到建設部批准。港府於2008年,就新界東北發展計劃,向大陸官員諮詢,並總結出:「服務範圍包括深圳以至整個珠江三角洲」的發展方向。2010年梁振英接受《南方都市報》訪問,提出開發禁區的構想:未來可以容許深圳居民,甚至是所有大陸居民,免簽證進入新界北三個城市,將邊境模糊化。2012年6月梁振英上任前接受媒體訪問,說要在深圳河以南28平方公里的新界土地成立「特區中的特區」,地盡其用發展經濟,內地人可免簽證進入,並可使用香港的各種服務。2012年8月官方新華網發表題為〈從受惠到互惠──深港一體化的國際大都會夢想〉一文,其中說:一個「被命名為『香圳』的國際大都會,正在深港雙城的互動、競爭、融和中冉冉升起。」「兩地人員自由來往、自由就業、貨幣自由兌換……深圳和香港,要完全變成一個城市的概念。」並引述深圳官員說,深港一體化、甚至粵港一體化,已由《泛珠三角區域合作框架協議》等「路線圖」引導「走向成熟」。
從2007年中共就開始規劃,梁振英配合大力推動,有些得風氣之先的人士,就在新界北囤起地來等着待價而沽了。其中有地產商,有政界人士的親屬朋友,也包括發展局局長囤地波。
然後,由於近年民意對中港融合的強烈反彈,於是東北發展忽又被政府說成是一個解決香港住屋問題的項目了。但香港缺土地嗎?發展局前局長麥齊光在上任不久,曾向立法會披露政府的住宅土地儲備共有2,153公頃,此外還有777公頃空置的政府、機構或社區用地,當中不少可以轉為興建住宅。香港不缺土地,即使要發展,也不必在全為方便大陸人的新界北發展。一定要選新界北,很難說跟之前中共的深港一體化規劃無關。
林鄭月娥最近就反東北發展的抗爭說,不少示威團體及人士,本身並不受東北發展影響,何以要走到前線去進行抗爭?
她是真的如此無知嗎?在當年反高鐵後,反對中港融合的議題已被社運界關注。中共及梁振英的深港一體化大計,導致關注團體開展對東北土地的調查研究,並在一些網上媒體發表。他們關注的重點不是賠償,甚至主要也不是保護家園,而是要保護整個香港避免核心價值及生活模式的淪陷。
青年網絡作者盧斯達前天為文說,新界東北的命運,是一國兩制生死存亡的關鍵。
因為將香港融入深圳、珠三角,拆除關卡、免簽證人口流動、大陸人來香港工作,洗刷香港風俗,並且憑雙城的灰色地帶大量種票。則香港只有一國再無兩制,本土香港人不再存在,也沒有一個能與中國區別的身份了。因此他說,7.1並不是戰場,真正的戰場在財委會。
戰場在財委會,沒錯,但7.1仍是戰場。我們希望7.1標舉的議題,也應該聚焦在反對新界東北的發展上。是不是「自己香港自己救」?是不是本土優先?考驗所有的民主派,也考驗所有參加遊行的市民。(https://www.facebook.com/mrleeyee
周一至周六刊出

李怡 

反新界東北事件的前因後果

如果你以為啲後生仔為反而反,阻住地球轉;

如果你覺得佢哋今日被判監係自己攞嚟衰…

//政策始於董建華時期。

正常收地程序係由政府主持,按規矩賠償,由政府規劃,再拍賣俾地產商興建。董生就不時暗示地產商新界東北會發展,由五大地產商自己收地,收完再向政府補地價。呢個做法衍生兩個現象:

1.地產商用盡不法手段,例如揾黑社會入農村、污染居民嘅農地、出律師信兇啲阿婆,繼而開庭但其實明知冇嘢好告到時又撤控,迫走啲人,咁就可以用賤價收地,政府當睇唔到;

2.地產商唔駛經拍賣,大家圈好晒連晒地,慳好多。

而政府宣傳廣告用「沙田新市鎮」比擬新界東北,號稱可以解決住屋問題。梁振英更加反咬話:新界東北唔起,請揾過第二塊地解決住屋問題。東北居民被塑造成「少數人唔肯走阻住多數人住屋」。

但其實賤價收農地,政府起動計劃,然後以動輒萬元計呎價起樓,是為回歸後政府換取大地產商支持嘅肥肉。俾地產商圈晒地,毗鄰大陸,極可能係起晒大家都買唔起嘅樓。

陳茂波局長號稱東北嘅公營:私營房屋比例係6:4,但注意佢意思係單位數量6:4而唔係土地面積。即係地產商可以搵左十公頃地起40間三層式豪宅,搵番一公頃地起60個公屋單位就搞掂。唔好有美麗嘅誤會,唔會有60%土地面積起公屋。

長期被逼迫嘅居民代表一直都話,請政府循正途重新收地,按價賠償,答應幫想耕田嘅復耕,並且真係起到「沙田新市鎮」咁,三贏方案完全係可以接受。可惜經過無數次温和要求,高牆只係當你冇到,繼續玩語言偽術吹噓發展有幾好兼抹黑你班居民,直到0票當選嘅吳亮星暴力通過撥款。呢次抗爭行動就係發生喺同一晚。

計劃由董建華時期開始,曾蔭權擱下,梁振英通過。搞左咁多年,真心關注呢件事而冇利益可言嘅人今日被重新判刑,即時收監。//

港獨?

磚頭飛,你們才識驚,大駡示威表達不和平:港獨出,你們才緊張,基本法前基本法後不離口。之前都幹什麽去了?港人哪次抗爭不和平?你們卻出動催淚彈,防暴隊,胡椒噴霧,警棍亂打,拳打腳踢,何曾客氣?!港人幾時停止過要求你們遵守基本法?你們卻一次又一次破壞:白皮書,西環治港,環球時報治港,假普選,跨境綁架,何曾將基本法放在眼裡?!磚頭不是被你們逼出來的嗎?港獨不也是被你們逼出來的嗎?不妨重溫一下法國大革命,當法國人民向路易十六要A的時候,他不給;當人民向他要B的時候,他卻只給A;當人民要C的時候,他說可以給人民B,可是這時候人民已經不要B了,而是只要C——Cut,也就是要砍他的頭!專制獨裁者們,你們現在不是正在重演這樣的歷史畫面嗎?你們是否真的想一條黑道走到“C”?!

面書的未來

Facebook的CEO Mark Zuckerberg不但年初以普話跟大家賀年, 更頻頻與中方接觸, 於各大媒體露面。Facebook會否為了13億人口的中國市場, 向中方洩露用戶的個人資料? 或大量個人資料被挖走, 從此網絡變得更不安? 為了配合中方的維穩政策, 又會否把”管理員”設在中國, 決定什麼能說, 什麼不能說? 就讓我們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