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農莊》和《1984》

若要了解共產思維,便必須讀歐威爾 George Orwell 的《動物農莊》和《1984》。

共產不一定是共你的財產,更是要共你的思維,所以最後也必然會變成獨裁。

《動物農莊》

中 http://bit.ly/2kua9pB

 http://bit.ly/2DhqPIY

 

《一九八四》

中 http://bit.ly/2CMtJEm

英 http://bit.ly/2kuzVu6

 

以Android 中文閱讀器:https://play.google.com/store/apps/details?id=com.apps.hung.chinesebookread5

下載updb檔

英國評估﹕六四北京3000人被殺

【明報專訊】英國國家檔案館最新解封的一批檔案揭示,1989年時任英國駐華大使唐納德(Alan Donald)曾向英國外交部交代六四事件的中方軍事部署,文件中提到消息人士向他提及,得到可靠的中國國務院成員(member)情報,中方出動解放軍27軍到天安門廣場,學生獲告知後有1小時時間撤出廣場,但5分鐘後裝甲車即開始攻擊。另有英國研究部文件顯示,英方估計在6月3至4日,北京有1000至3000人被殺。

六四事件後,中英關係轉差,香港英方的內部會議提到,首相外事顧問柯利達(Percy Cradock)希望向中方傳遞「香港不是顛覆(中國)的基地」的信息,以減低對移交香港安排的影響。

「原予1小時撤退 5分鐘即開槍」

六四事件發生後,英國駐華大使唐納德同年6月向英國外交及聯邦事務部(下簡稱外交部)發出題為《中國:軍事情况背景》的文件,指有消息人士收到一名可靠的中國國務院成員的資訊,但該消息人士的背景被隱去。文件中把資訊分為「事實」、「猜測」及「流言」3類。

在事實方面,文件提到來自山西「27軍」帶同坦克車、裝甲車及載有彈藥、催淚彈、燃燒彈的全副武裝前往北京執行「暴行」。6月3日深夜至4日凌晨,清場行動原計劃分為4個階段,首三階段都在不使用彈藥下進攻,至第四階段才出動全副裝備的27軍(見另稿)。

不過,最終首3個階段失敗,27軍的裝甲車出動並直接開火,以每小時65公里輾過混集軍人和平民的人群;他們亦派狙擊手在建築物陽台射殺平民。

「27軍裝甲車輾人群成餡餅」

軍隊到達後,嘗試分開市民和學生,學生獲告知他們有1小時撤離天安門廣場,但5分鐘後裝甲車即開始攻擊,有學生被殺,裝甲車其後把人群反覆輾過成「餡餅」(pie)。文件亦提到,有1000人被告知可逃離現場,最終被機關槍射殺。

文件亦引述該北京消息指出,部分國務院成員認為內戰逼近,時任國防部長秦基偉在不情願下,於5月20日亮相電視以示團結。文件又估計最少有1萬名平民死亡(Minimum estimate of civilian dead 10,000),但文件未有指明1萬人死亡的相關時間地點。文件提出,有猜測指27軍最為可靠及服從,故被奉召出動。

文件另指1萬平民死 未指明時地

另外,在6月14日,一英國亞洲地區研究部發給外交部遠東科的一封信件披露,在時任國務院總理李鵬及國家主席楊尚昆的主導下,27軍迅速清理天安門廣場及回復秩序,他們被授權殺害拒絕離開廣場的示威者。

文件指出,英方不清楚暴力事件如何發生,但估計在6月3至4日的北京有1000至3000人被殺(The best guess seems to be that the numbers killed on 3-4 June in Peking were between 1000 and 3000);亦指出大部分人在離開廣場時被殺,亦有證據指相當部分人在廣場因不服從軍隊命令被殺。

六四事件後,英國內部討論對華政策。其中一份會議紀錄提到,1989年11月8日,唐納德與時任外交部次官麥浩德(Francis Maude)會面,雙方討論到中國當前政治形勢,唐納德表示,北京內部持續討論未來發展,應該繼續門戶開放政策及權力分散的政府,還是局部開放並建立強大的中央政府,兩者各有利弊。會議亦提到,中國領導層若願意會見時任英國首相戴卓爾夫人的外交事務顧問柯利達,柯希望傳達的信息,包括「香港不是顛覆(國家)的基地」等。

(英國解密檔案)

明報記者﹕葉真真 賴銘傑 曾錦雯

特約記者﹕梁卓怡 香港—倫敦報道

https://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71223/s00002/1513965664483

一國兩制原意就是要香港「染紅」?

愈來愈露骨,專政的嘴臉原形畢露。中聯辦的王振民說香港不存在「染紅」的問題,因為香港回歸後在政治版圖上本來就屬於「紅色中國」。即是說,香港是天生的「紅」。

香港一早已「染紅」或者說一早已是「紅色香港」,無論是哪個結果,請問是否符合當初鄧小平設立一國兩制的精神?

所謂一國兩制,就是要明確在香港建立一個不同於大陸本部的行政區域,容許香港保留有別於中國大陸本部的權力特色,例如不行社會主義,沿用資本主義;有自己的貨幣、自己的立法會、自己的「小憲法」、自己的出入境通行證……所有這一切,都是強調「一國」之內,也有「兩制」的不同。如果中國希望香港變得和內地一模一樣,何須浪費人力物力搞一部《基本法》?不如大家一齊使用中國的憲法好了。

這些中聯辦「護法」愈講愈荒腔走板,先是說「基本法的權威來自憲法,毋須透過基本法附件三,也可在香港實行」,這是在解釋基本法嗎?基本法第18條寫明「全國性法律除列於本法附件三者外,不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基本法寫得清楚,除非法律列入附件三,否則不能在香港實施。

但現在北京的邏輯恰恰相反:所有基本法條文的限制,在北京眼中卻變成了「基本法大過憲法」的罪證。他們認為:難道不用附件三,全國法律便不能伸到香港嗎?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如果北京喜歡就把哪條全國法律在香港實施,那麼附件三還有什麼作用?23條也根本毋須本地立法,直接把顛覆國家政權罪在香港實施豈不更方便?

如果香港一直都已經「染紅」,難道說我們也要實行社會主義?那當初何須要一國兩制呢?沒有不同,則「兩制」的「兩」字,還有什麼意思?

(文:曾志豪)

https://news.mingpao.com/ins/instantnews/web_tc/article/20171208/s00022/1512651115015

人總要學會長大

人總要學會長大

 

南韓電影「逆權司機」,對於香港年輕人,是很好的人生教育。教育什麼?就是極權的暴戾和殘酷。

 

現代有許多極權統治屠殺抗議者的慘劇:一九七九年霍梅尼的伊朗革命政權、一九七三年智利社會主義總統阿倫德被推翻的政變、緬甸軍政府鎮壓僧侶和學生、一九七六年「四五」天安門廣場事變,但這一切,沒有什麼影像記錄留下,也沒有什麼電影描述其中的恐怖──積林蒙主演的「大失蹤」是其中少有的一齣,但發生在南美洲的拉丁世界,離香港人很遠。

 

「逆權司機」講的是一九八〇年的南韓光州,本來也跟香港無關。但香港的梁特無端端激出了一場「佔中」,出現前所未有的武力鎮壓。偏偏南韓的電影暴力誇張,「逆權司機」不但無端拉近了時空距離,而且令香港下一代見識極權政治的現實。

 

因為英治時代,一切受保護,只是香港人活在玻璃動物園裏吃🍝🍗喝🍺🍷唱K🎤,一切講求開心😀,無憂無慮。👼👼

 

英國派來的官員大多都曾出生入死:

警務處長韓義理、布政司霍德、廉政公署副專員彭定國,還有一個法官叫百里渠,都經歷過南非、肯雅、馬來西亞。⚡💥📜🔪

 

然而戰後殖民地獨立,都腥風血雨,他們脫下軍裝,離開第三世界蕉林和椰樹下的熱帶戰場,來到香港,手槍藏起,換上西裝,走進香港會所冷氣開放的柚木地板圖書館,靜靜地看書。🚪📖📑📘📗

 

窗外這另一個殖民地歌舞昇平,許冠傑的「雙星報喜」叫香港人「做人呀?最緊要開心,笑吓啦。」如果人生和世界,真的這樣簡單就好。「開心」和「笑吓」構成香港人的人生宗旨之全部,像一個初生嬰兒,在潔淨的玻璃箱裏,很純真地呼吸着,但缺乏對抗病菌的免疫力。

 

然而大陸移民來的中國人,無論在什麼時候,由於身經百戰,都是非常精明的政治動物。他們不會因為文革結束、改革開放,甚至留學美國而政治退化,反而因為百變的社會環境,百變不離其宗的共產黨統治,開發出更精緻的政治觸覺。相對之下,香港人,特別年輕的一代,永遠是一群小孩。🙎🙎

 

香港年輕人看「逆權司機」,有如一群小孩召集在一起,第一次看伊斯蘭國的恐怖分子在他們面前手起刀落,處決一名穿着橙色衣服的囚犯。五歲的小孩平生第一次看見,才會驚懼莫名,但看到十四五歲,不但習以為常,還會自己手癢拿起槍和刀。

 

人生和世界就是這個樣子,就像香港終要結束英治時代,回到中國,別的小孩都已長大了,香港小孩到了該長大成人、離開上帝賜給你的純真的那一天。

 

陶傑

【回歸廿年】李鴻章家族後人:我祖國係香港

家與國的夢,不結束。上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當香港前途塵埃落定,當天安門坦克輾毀僅餘的憧憬,我城湧現了無數「浪子」。他們漂洋過海,離棄自己的家,奔向別人的國。

英國國旗在會展徐徐落下之後,20年來,「浪子」還沒有停下來。根據保安局資料估計,每年平均有超過7,000名香港人移民海外。《蘋果》分別在香港、英國、德國,尋找他鄉的故事,試圖解答,為何他們不再留戀這個家。

記者 潘柏林

李鴻章1898年代表清朝簽訂《展拓香港界址專條》,租借新界予英國99年,種下香港97後前途問題的遠因。1997年6月30日晚,李道瑜坐在CNN香港的辦公室,看着直播畫面裏緩緩降下的英國旗,忍不住流淚。她是李鴻章家族後代,卻捨不得這面代表良好管治的米字旗,「我經歷過香港最好嘅殖民地時候,我父親佢懷念祖國,我嘅祖國就係香港囉」。

「文章經國,家道永昌」,根據李氏宗譜,52歲李道瑜(Amy)是第六代族人,先祖李昭庆是李鴻章六弟。1996年她在CNN任職助理,專責協助CNN記者和攝影師拍攝回歸前專題,從炒賣回歸紀念品、紅衞兵看回歸,以至專訪港督彭定康。CNN的上司知道她的家族背景,特意找來一段舊新聞片,魯平在訪問中批評李鴻章在中國歷史上算是traitor(賣國賊)。

李道瑜不認同魯平說法,「我覺得好似一個輪迴咁,我個祖先割讓香港畀英國,家我專責幫人採訪香港畀返中國,我唔知李鴻章佢點諗啦,不過我肯定佢唔係賣國賊」。她認為當年歷史造就今日的香港,並為此感自豪;英國治下雖然不是民主,但相對開放和聆聽市民意見,70年代港督麥理浩推出興建公屋計劃、成立廉政公署、清潔香港運動,奠定香港繁榮的基礎。

年長一輩對回歸感到興奮、CNN外籍同事視回歸是大新聞,Amy卻是心情複雜,「我想保持中立啦,作為新聞工作者,但同一時間我係一個香港人,我覺得有啲傷感、無奈」。1997年回歸前,李道瑜隨CNN記者訪問彭定康,在總督府前看到英國皇家徽章,預想此後再不復見,於是在門前拍攝留念。

李道瑜一直想冷眼旁觀回歸,甚至略帶黑色幽默向同事說:Hong Kong is over after the Handover!(香港在回歸後玩完)。當7月1日零時即將到臨,她在CNN辦公室看主權交接儀式直播,英國國旗及香港旗在旗杆徐徐降下,同時奏起英國國歌《天佑女皇》,忍不住流淚,原來自己捨不得那個香港,「(香港)好似一個孤兒俾人拎去外國養到好肥、好白,突然本身父母要攞返,攞返又唔一定好好哋教養佢」。

回歸後,李道瑜主要任職自由新聞工作者,協助不同新聞機構採訪,2006年隨外籍丈夫移居新加坡,每年仍回港3、4次。她覺得這些年港府管治倒退,特首梁振英用人唯親、社會充斥戾氣,香港中西薈萃的特色漸漸消失。她批評特首未有捍衞港人價值和利益,往往中國政府未發聲,便率先迎合對方,而英國亦未盡力為港人發聲。但她慶幸香港仍有年輕人關心政治,讓這個會生金蛋的鵝尚存希望。記者問Amy會回來香港嗎?她沒有確切答案。她反問記者,未來還會留在香港嗎?20年過去,這條問題依舊縈繞港人心中。

97年主權移交至今,香港前進還是倒退?「蘋果」與你細數廿載風雨。
【回歸二十年】專頁: http://hksar20.appledaily.com.hk

當年「詐彈客」 黃耀堃撐佔中:「愛國教育」洗腦可怕

【明報專訊】六七暴動期間,「真假菠蘿(土製炸彈)陣」造成多人死傷,當年在左派學校培僑中學讀中二的黃耀堃,數次「接受任務」在街上放置假炸彈。50年過去,這名2014年支持佔領運動的退休教授驀然回首,認為當年接受的左派「愛國教育」有如「洗腦」,加上校內群眾壓力製造英雄感,驅使學生參與暴動,「是很可怕的事」。

不聽「反動電台」 不知小姊弟炸死

根正苗紅的黃耀堃1966年來港,家住「左派大本營」北角僑冠大廈,就讀培僑中學,翌年六七暴動爆發,當時他中二下學期,14歲的他被師長指派,數次在街上放假炸彈,地點包括書局街、皇都大廈前電車路等。掩護同學確認無警察巡經,他看準時機衝出去,將載有重物或爆竹的盒,掛在門上或放在地上,地上書「打倒港英」、「我們必勝」等口號,便「大功告成」。

黃耀堃說當年多次放假炸彈,「無一次係真」,最大影響是造成塞車,「我們想像不到(造成死傷),不是想殺人,只是想添人家麻煩」。六七暴動期間一對無辜小姊弟在北角清華街遭炸死轟動全港,當年積極投入運動的黃耀堃說,當時不聽「反動電台」,連此事也不知道。

平日看樣板戲 氣氛驅使「反英抗暴」

事隔50年,他認為當年舉措受「愛國教育」驅使,他說六七暴動是內地文化大革命延伸到香港,當年他受左派愛國教育,平日看文革「樣板戲」,容易代入其中,心中認同文革卻不能親身參與,自然希望可「做點事」,接受放假炸彈的任務,當時受校內氣氛影響,感到「好high(興奮)」。

「等於異端一樣,整個教育洗你腦,用群眾壓力去壓你,是很可怕的事。」黃耀堃說當年遭警方拘控的同學,回校會成為「英雄」,有衝勁的年輕人容易在這種氣氛下,為英雄感去「反英抗暴」。

六四後理想幻滅 佔中聯署守護學生

反思源於理想幻滅。1976年四人幫倒台,文革結束,黃耀堃感到一直相信的都被否定,心灰意冷不想留在左派圈子,兩年後到日本留學,1983年回港後在中大中文系任教至退休。1989年六四事件對他衝擊更大,令他再次反思:「雖然文革死人更多,但六四是(中共)在鎂光燈下殺人,我無法再相信這個政府,對這政權徹底幻滅。」

「發生了不能改變,只能好好想,前面的路要如何走。」黃耀堃不願評價是否後悔,只願向前看,「如果還用敵我思維,將大陸的管治方法嘗試在香港施行,否定英國人留下的規範和制度,是很危險的事」。

2014年9月28日,防暴警察向佔領運動示威學生和市民放催淚彈,當日一批中大中文系教師發起「守護學生聯署聲明」,要求警方應對和平抗爭時停止使用暴力,聯署者包括黃耀堃。他說作為知識分子應有良知,有責任守護學生。

分別以教師和學生身分經歷兩場大型社會運動,黃耀堃認為佔領運動與六七暴動不同,佔領運動的學生並非被煽動和蒙蔽,大多自發而非被組織。黃耀堃不時到佔領區探望學生,10月3日傳出清場消息,他更在社交網站上載書法為學生打氣:「天祐我城,保我百姓。毋忘初衷,堅持至勝」。

明報記者 鄧力行

http://go.shr.lc/2pWsehy